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基金分析 >
货币基金转凉:一年内已“搬家”近万亿
编辑:圣安娜

9月7日,A股三大股指集体高开涨幅均超1%,盘中沪指成功站上3000点,大金融板块全线走强,个股呈现普涨态势,虽然午后涨幅有所收窄,但全天三大指数仍然以上涨收盘。事实上,近一个月以来的23个交易日内,沪指已累计上涨达5.83%。

A股指数复苏的背后,也有着货基“搬家”的影子。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获得数据发现,2019年上半年末,全市场货币基金为7.28万亿元,较去年峰值的8.26万亿缩水已接近1万亿元。
资管新规下的净值化改造、7日年化收益的不断下行、以及科创板打新等投资机会的出现等多重原因共同造成了这一现象。记者多方采访获悉,股基、债基、银行理财以及股票市场成为了货基资金“搬家”的流向去处。
而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伴随着宏观政策在信用层面的持续宽松,无风险收益率的下行有可能会促使货基“搬家”的现象进一步加剧,同时银行理财子公司同类产品的出现,也将成为公募机构货币基金业务条线所面临的外部挑战。
多渠道“搬家”
中基协统计显示,截止2019年6月底,全市场公募基金规模为13.46万亿元,其中,货基规模为7.28万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72万亿缩水达0.43万亿元。
这只是货基从去年三季度末达到峰值后缩水趋势的延续。去年三季度末,货币基金规模曾达8.26万亿元。这意味着不到一年时间,货币基金的规模蒸发已接近1万亿元。
事实上,ETF、中短债基金、科创板打新、银行理财都成为了货基“搬家”的新去处。
例如在货币基金下降的同时,权益、债券两大类基金资产规模都在悄然增长。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股基资产净值总规模达1.07万亿元,较上年同期的0.77万亿增长了0.3万亿元;债基资产净值总规模达2.37万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80万亿增长了0.57万亿元。“股票型基金增长有市值增长的因素在,但主要原因仍然和权益类ETF规模持续扩张有关,不少公募机构都在大力发展被动产品,也间接的助推了股基的增长。”北京一家大型券商基金产品分析师表示,“同样随着资金市场的持续宽松,货基收益率的下降让投资者不再满意,转而寻求债基等收益率更高的品种。”
值得一提的是,科创板的推出也成为部分货基投资者选择赎回的契机和原因。“有一些客户开始不是很看好今年市场的机会,但是因为今年创设了科创板,有了更好的打新投资机会,而根据规则打新需要配市值,所以一些客户选择赎回货币基金转而配置一些低估值的蓝筹股来做底仓。”北京一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表示,“我们也为一些客户提供了类似的策略建议,目前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从科创板的新股涨幅来看,的确有着较高的溢价。数据显示,截至9月5日,科创板共有不少于21只股票涨幅超过100%,其中不少于7只股票上市以来涨幅超过200%。“一方面科创板的高估值让打新有着不错的机会,另一方面科创板的高回报预期也让更多资金选择去配底仓,这也给一些蓝筹股提供了估值修复的动力。”一家采用打新策略的私募机构人士表示。
此外,自带渠道的银行“类货基”也是抗衡货币基金的利器。据记者了解,这类产品与货基同样使用摊余成本法,同时在久期、投资范围和杠杆方面约束也较少,且可以保证T+0申赎。
所谓银行“类货基”,一般指的是银行发行的货币性理财产品,目前,货币基金的七日年化收益率区间通常在2.4%-2.6%,而银行“类货基”却可以达到3.4%~3.8%区间。
规模严重缩水
一些投资者弃守“货基”阵地的内在原因,和货币基金收益率的下行也有直接关系。
根据数据显示,目前整个公募市场共计759只货币基金(A/B/C分开计算),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2.40%。而2019年上半年末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约为2.62%,今年初则为3.54%。
此外,有着货币基金“半壁江山”的天弘余额宝近一个月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为2.31%,目前余额宝的7日年化收益率为2.29%。
值得一提的是,收益率的下降、市场环境影响以及余额宝自身对申赎的频繁限制,余额宝的总资产已经连续5个季度呈下降态势。数据显示,若按目前汇率折算,余额宝最新规模大约为1440亿美元,已落后摩根大通和富达两大货币基金,而去年一季度时,余额宝规模几乎为第二名的两倍。
与此同时,在刚刚披露完毕的上市公司半年报中,持有天弘基金15.6%股权的君正集团半年报显示,截止上半年,天弘基金实际营业收入为35.29亿元,净利润10.59亿元,同比分别下滑38.35%和39.5%。
对此,天弘基金相关人士表示,2018年初公司旗下货币基金规模增长较快,带动了公司营收及利润创造了公募行业历史新高,随着公司过往对货币基金的主动限额、限流,天弘基金旗下货币基金规模随之下降,营收利润也于今年回归常态。2019年4月,天弘余额宝打开限购,目前天弘基金旗下的货币基金规模稳定,天弘余额宝规模平稳。“同时,由于天弘基金旗下非货币基金的规模持续高速增长(相较于去年同期,天弘非货币基金规模翻倍增长),未来公司的营收利润也会保持稳定的态势。”天弘基金进一步表示。
事实上,货币基金在收益率和规模双降的重压下,今年已有两只货币基金遭遇清盘。8月2日,交银施罗德天运宝货币基金公告,连续60个工作日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已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基金终止条款。自8月9日起,该基金进入清算程序。数据显示,该基金成立于2017年12月29日,募集总规模2.2亿元,而到了今年二季度末,其总规模已缩至1200万元左右。
无独有偶,8月20日,前海开源基金亦发布公告称,审议通过关于终止前海开源尊享货币基金合同的议案。自8月21日,该基金进入清算程序。
截止二季末,前海开源尊享的合并规模约为1.04亿元,虽未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但在业内人士看来,1亿元左右的货币基金也难以运作。
www.577337.net货币基金收益率的下滑亦成为了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货币基金收益的确在不断走低,一方面有同业市场信用分层导致不少存单投资向大行集中,造成底层资产收益率下降,另一方面机构间市场资金持续宽松,无风险收益率也在不断下降。”北京一家股份行资金交易人士表示,“银行方面也在承受缩表的影响,所以也间接影响了货基的收益率。”
趋势或持续
如果收益率下滑的趋势不变,货基“搬家”的状况可能还将在一定时间内持续。
首先要面对的压力是宏观政策的宽松信号。9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及时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措施,及时运用普遍降准和定向降准等工具,进一步提升市场对于降准、降息的预期。9月6日,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如果持续推货币宽松政策,那么可以预期的是货基收益率还会持续下降。”上述基金产品研究员表示,“国常会近期的信号明显是进一步强化对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这对货基收益率显然会构成遏制。”
与此同时,来自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外部“威胁”也在不断临近。目前多家大行和股份行的理财子公司已经获批运行或已进入筹备阶段,而部分城商行也在跃跃欲试。
“银行之前是在基金公司货基产品上重要的合作对象,但现在银行理财子公司完全可以推出自己的现金管理产品,而且一些产品还能够实现对接非标的作用,更高的底层资产风险定价也能提升内在的产品收益率,再加上银行又握有渠道优势,这将在收益、渠道两个维度对公募的货基业务条线带来新的挑战。”北京一家大型公募机构运营人士表示,“就算这些产品还没有推出,目前一些固定期限的银行理财本身也具有相比货基更高的收益率,也会对货基的资金产生虹吸效应。”

上一篇:房企赶赴ABS融资“盛宴” 能否抓住这根稻草?
下一篇:四大方式界定问题私募 有九大看点